Pie1rce 发表于 2021-7-31 20:12:40

初相识的美好

  新接一年级新生,对这些孩子有些幻想,有些期盼,有些渴望,我知道我自己一直是喜欢这项工作的,这是真话,因为它带给我心灵的满足和工作的愉悦,这么多年持久拥有这样的感觉,所以,我确认这是实话。
  初家访时,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女孩子,是个双姓,但并不是传统的双姓,而是把父母的姓都用上了,四个字的名字叫起来很响亮,很悦耳。那天,并没有见着孩子,但当我了解孩子的识字状况时,她爸爸很自豪地告诉我,女儿已经认了很多字,都是自己认识的,可以看一些浅显的书报,并让我看到孩子的时候尽管考她,这孩子让我产生了一些好奇心。
  女孩来上学了,忽闪着一双乌黑、闪亮而又清澈的大眼睛,微微地笑着和我打招呼。刚开始,什么都要教学生:书包的放置,摆书的位置,收发本子的秩序,排队的顺序,桌椅的整齐……我让女孩试着收齐他们一组的本子,全班她是第一个收齐整理好交到我手里,并且告诉我:“老师,这是我们的本子。”我觉得这孩子可以培养成一个小助手。
  发新书了,虽然是一年级,书可真不少,看着老师一本一本地发到他们桌上,堆满了一桌,女孩看到我停下手里的活儿,惊讶地问我:“老师,那么多的书,我们读得完吗?”听着如此有趣的问话,我莞尔一笑,拍着她的小脑袋说:“读得完的,因为你们的本领都很大。”女孩报我灿烂的一笑,我想小小的心也开始思考着自己的事情。
  因为自身记忆的原因,也因为琐碎的事情实在太多,每接一个新班,我总要寻觅一个机灵又稳重的孩子,帮我去办公室拿东西,如今面对一年级的小孩子,有点犹豫,不知能否寻觅到这样的孩子。看这两天这女孩的表现不错,于是决定尝试着让她到我办公室寻找我要的东西,两次都如愿以偿,我如觅到了宝似的高兴。
  周五是上课第二天,吃完午饭,休息完后,绝大多数孩子都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看书,聊聊天,独独发现这女孩不见了踪影,巡视教室四周,发现她从第三组跑到了第七组,蹲在最后第二个位置,一手抓住桌腿,一手悬空着似乎在和别人说话,我提高声音喊着她的名字,问她:“你跑那么远干什么?”我边说,边走了过去,刹那间,她抬起头看着我,漂亮的眼睛里有着些许惊恐,她看着我,缓缓地伸出小手,慢慢张开,小手里都是小纸屑。啊!我一下明白了,原来她在座位四周捡纸屑,没有老师叫她这么做,也没有其他同学这么做,女孩就自己想到要让教室整洁干净。此时,我很内疚,感觉伤着了女孩,旋即,我把她拉到大家面前,大声地表扬她,她又微微地笑着回到座位上。我有些感动,这是多么懂事乖巧的孩子啊!
  因为刚接触,我对女孩和她的家庭没有多大的了解,只知道她父母都是外来务工人员,在同一公司上班,她还有一个弟弟,她的姓的声母是MX,这就是我刚任教两天初相识的一个小女孩。我想不管多年以后,我也会想起这个女孩的微微笑着的模样,记起她最初带给我的那份纯净的美好。

清籁摇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关于北京白癜风的治疗哪里好-什么治白癜风-复方白芷酊是不是治白癜风的药物-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初相识的美好